新闻中心
独家 杜赞奇:解决寰球古代性危机,货色之间
发表时间:2021-09-10

  (货色问)杜赞奇:解决全球现代性危机,东西之间要竞争仍是配合?

  中新社北京9月9日电 题:杜赞奇:解决全球现代性危机,东西之间要竞争还是合作?

  中新社记者 罗海兵

  全球现代性危机由人类适度发展产生,而人类的过度发展则树立在国家现代化范式之上。杜赞奇(Prasenjit Duara)认为,今天三个全球性变化形成时代的重要特点:非西方大国的发展、环境可持续性的危机和威望性的超出来源的灭亡(包含曾在宗教中取得的理想、信心和伦理道德)。

  “竞争模式的政治和意识状态霸权已经导致了气候变化和地球环境损坏的全球危机。现在是世界各国以及其他机构协作救命地球的时候了。”近日,美国杜克大学东亚研究Oscar L.Tang讲席教学、哈佛大学中国历史学博士、原芝加哥大学历史系传授和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所主任、原美国亚洲研究协会(Association for Asia Studies)会长杜赞奇接收中新社“东西问”独家专访,通过亚洲历史经验和当代实践思考:解决全球现代性危机,东西方之间要竞争还是合作?

材料图:格陵兰岛伊卢利萨特冰湾的冰山,一片梦幻污浊的蓝白世界。气象变更对格陵兰岛的冰川与冰帽融化发生了宏大的影响。图片起源:SIPAPHOTO

  中新社记者:您诞生于印度,求学于美国,师从汉学家孔飞力。您为什么会对中国感兴致?

  杜赞奇:1970年代我在印度读大学时,深受中国幻想主义和扶贫政策的影响(如赤脚医生、常识分子与农夫的融会)。这也是我最初将留神力转向中国近代史研究的起因。后来我就来了美国读中国历史。事实上,我第一本对于华北乡村的著述(《文明、权力与国家》)即源于将中国现代转型的前提与印度的经验放在一起研究和比拟的须要。

  我在基本上是一名中国和亚洲史学家,尤其盼望能更多地关注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国家都在引领着塑造着未下世界的伟大变化的历史潮流。

  中新社记者:您深刻懂得中国历史,也走遍大半个中国,看到现代中国。您如何看中国的发展变化?

  杜赞奇: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之前,我每年都会去中国一两次,这个习惯已经坚持了近30年。

  中国许多范畴的现代化建设,特别是减贫和经济发展是惊人的。但这种疾速发展也有很大代价,特殊是在环境方面,以及对很多内陆农村地区和农夫工而言。

  中印两国,特别是中国的经济增长、人口增长和城市扩大都在连续着两个世纪以前在西方肇始的发展模式,而这种增加的性质和速度是令人担心的,固然这两个社会目前在环境掩护方面所做出的尽力值得称道。

资料图:宁波舟山港。沈颖俊 摄

  中新社记者:您的著作《文化、权力与国家:1900-1942年的华北农村》在中国出版,这个时光范围涵盖了中共建党之初的阶段。10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率领下,中国已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您如何看待百年中共的发展?

  杜赞奇:在过去的一百年里,中国共产党一直是世界上最令人惊奇和最强盛的组织之一。我不信任有任何其他政治组织可以影响到如此宏大的社会,并深入人们的生涯。这使它具备巨大的大众发动才能,同时行使纪律和威权管控。

  中国的发展一直随同着一种需要,即理解中国发展并提出一个世界愿景:这将是一种存在普世性的、同时也不再复制从前的全球秩序——无论是在帝国还是现代帝国下的——非正义的世界愿景。

  中新社记者:您在探讨民族主义问题时,曾援用匈牙利经济学家卡尔·波兰尼的话,“资本主义就是这样,盛极而衰,一到衰败的时候,那些开放国家会忽然间封闭大门,而后就是维护主义,极其民族主义偏向。”您如何懂得这个观点?

  杜赞奇:是的,我完整批准波兰尼关于开放和关闭社会在全球资本主义经济中运作的观点。现在不仅仅是西方国家,东方国家也是如斯。例如,在从前多少年中,工厂关闭时,数以千万计的中国工人不得不返回农村。但也许中国的农村社会可能更好地接收他们,由于那里的社会和经济关联依然存在。

  中新社记者:您认为在非西方大国的高速发展和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之后,世界上“嫁祸于人”的民族主义是否有所加剧?应该如何解决?

  杜赞奇:是的,自我调研写出《全球现代性的危机》这本书以来,民族主义在全球规模内确切有所加剧。但民粹主义的民族主义在全球范畴内的失败也开端浮现,这不仅是周期性的(如波兰尼所言),也是在当前天气变化和疫情危机的背景下。

  当然,这些都与全球资本主义及其自我加速的引擎有关。大多数民族主义者感到他们反全球化。但我一直认为,民族主义与全球对资源和市场的安排及把持密不可分。我无法猜测民族主义者是否会意识到这种潜在的接洽,以及他们本人被全球主义所困,但全世界的人们不得不应答它。

资料图:英国伦敦,市民戴口罩上街。

  中新社记者:现代化实践始终以来就存在欧洲核心主义成见。比方马克斯·韦伯认为现代化就是西方化。您如何对待“韦伯之问”(为何中国、印度这样的东方社会,没能在政治、经济、迷信乃至艺术领域走上独破于西方之外的感性化途径)?您认为现代性只有西方一种模式吗?

  杜赞奇:韦伯最初将理性视为实现不同目标和价值的方式(例如,人与天然的协调)。他越来越认为,在西方,理性作为一种办法已经成为现代社会的目标自身。他认为理机能最有效地实现个人和社会的好处最大化,到达同时期其余社会无奈企及的高度。他还认为,理性作为一个目的可能会对人类机构产生很大限度;他对此悲喜交集。现在是我们从新斟酌新旧目标和价值(可连续性、民主介入等)的时候了,看我们是否能够应用理性模式来实现这些目标和价值。

  中新社记者:通过研讨亚洲国家和地域,你以为,对由竞争性民族国度建构导致的寰球古代性危机,亚洲的历史教训跟当代实际是否供给解决之道?

  杜赞奇:我曾写过,亚洲社会的对话式超越代表了历史上非排他性和非相对主义的传统。现今,亚洲社会的民族主义和竞争性正在侵蚀这些传统。然而“国民社会”、穷人和原住民社区中呈现了新的气力,在旧概念和实践的基本上争夺社会正义和可持续性。我认为,在这个“人类世”的危机中,这些活动可以对政治家和政府间机构施加一些影响,特别是通过那些不得不吃我们不负义务苦果的新一代。

  中新社记者:解决全球现代性危机,东西方要竞争还是合作?

  杜赞奇:竞争的本能当然存在于做作界与人类社会中。在过去三百年的民族主义-资本主义竞争中,竞争成为全球社会的主导和霸权力气。但在恰当的条件和制度下,人类也有可能发展合作和合作的天性。竞争模式的政治和意识形态霸权导致了气候变化和地球环境破坏的全球危机。现在是世界各国及其他机构合作救地球的时候了。

资料图:航拍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游览先行区。骆云飞 摄

  中新社记者:您提出咱们当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普世的世界,并在书中表现,中国的“天下”理想兴许是最后一个以轨制情势存在的19世纪末的古老的普世主义观点。近年来,中国在诸多主要双多边场所屡次提及“全人类独特价值”,这能否为问题解决提供新的智慧?

  杜赞奇:中国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和“天下”概念及修辞是十分踊跃的一步。但许多其他社会也提出了一种普世愿景(尤其是美国认为民主是普世之善)。当然,真正的考验在于,从一个政治中央涌现的广泛愿景如何涵盖世界上的多种价值。我相信,西方假想的霸权主义并非管理地球的独一方法。即便是在目前的结合国及其相干机构框架下,假如民族国家赋予其一些真正的(主权)权力,就可更有效地以合作模式处置群体问题。(完)

  (牛秀敏参加本文写作)

  受访者简介:

  杜赞奇(Prasenjit Duara),印度裔,早年就学于印度,后去美国求学,师从汉学家孔飞力。哈佛大学中国历史学博士。2017年失掉奥斯陆大学全球现代性危机声誉博士学位。曾任芝加哥大学华人研究委员会(1991-2008)历史系教授和主席,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所莱佛士教授和主任(2008-2015),美国亚洲研究协会主席(2019-2020年)。其著作《文化、权利与国家:1900-1942年的华北农村》曾先后荣获1989年度的美国历史学会费正清奖以及1990年度的亚洲研究学会列文森奖,此外还有《从国族中援救历史:质疑现代中国叙事》(1995),《主权与实在性》(2003),《全球现代性的危机》(2014)等作品。他的著作被译为中、日、韩和欧洲多语种出版。

【编纂:姜雨薇】


友情链接:

中国陶瓷网是陶瓷行业门户网站,提供陶瓷,瓷砖,卫浴,原料设备等企业供求商机发布的电子商务平台,举办陶瓷十大品牌,陶瓷展会和陶瓷卫浴优秀经销商评选等活动,长期致力于服务佛山,山东,江西,福建等大型陶瓷产区,为终端经销商和消费者提供陶瓷卫浴行业一手资讯。现在,中国陶瓷网已成为我国陶瓷行业中专业,丰富,具特色的陶瓷信息资讯网站。